博文

最新博文

托利得定理与“无病呻吟”

托利得定理 测验一个人的智力是否属于上乘,只看脑子里能否同时容纳两种相反的思想而无碍于其处世行事。
需要注意的是,“两种相反的思想”指的是价值判断层面,而不是自然规律层面。自然规律能获得一个统一的认定,但价值判断在不同立场可能产生相反的结论。

所罗门有言:有义人行义,反致灭亡;有恶人行恶,倒享长寿。这都是我在虚度之日中所见过的。不要行义过分,也不要过于自逞智慧,何必自取败亡呢?不要行恶过分,也不要为人愚昧,何必不到期而死呢?你持守这个为美,那个也不要松手;因为敬畏 神的人,必从这两样出来。

关于“无病呻吟”
哪有无病呻吟嘛,重要的不是分析一件事到底怎样反应才合理,重要的乃是你感受到了什么。哪怕只是天上一朵乌云遮住了太阳,如果让你主观上感到不适,那也是真实的不适,并不由别人评价什么“无病呻吟”。

这不是单纯的共情能力的问题,而是关于选择的问题。

利用“托利得定理”看待“无病呻吟”:我们有“本能的呻吟”这一自怜倾向,也有“反感在呻吟的其他人”这一自私倾向。说到底,人的悲欢并不容易相通。如果我们可以减少对本能的自责,或许就可以更多地接纳自己、别人的“呻吟”。同时,我们的理性可以冷静地注视着“呻吟”的自己/他人,等待自己/他人一时的感性恢复平静。

保罗说:“我被你们论断,或被别人论断,我都以为极小的事,连我自己也不论断自己。我虽不觉得自己有错,却也不能因此得以称义,但判断我的乃是主。所以,时候未到,什么都不要论断,只等主来,他要照出暗中的隐情,显明人心的意念。那时,各人要从 神那里得着称赞。”

由拾获一张丢失的身份证引起的思考

雨断断续续的下着,等到晚饭时候正好停住了。于是我们决定除去在离学校西门不远的兰州拉面吃晚饭,同行的还有大颠、栋哥、pr。由于下了一天的雨,地上坑洼处还有不少积水,但比起美味的红烧牛肉盖面,潮湿的不适感便不值一提了。
走在在饭后回宿舍的路上,我突然瞧见地上浅水坑边,躺着一张卡片样的东西。凑近一看,竟是张身份证,主人是为49年出生的老人。这证件正好落在停在路旁汽车的左车轮旁,我便寻思着放在车窗上,或者前车盖上算了。但又不确定这车主就是主人,于是我就站在原地犹豫了几秒。这时同行的几个朋友也留意到此事,大颠嘟囔了句:“还不如没看到呢。”语气中让人摸不清是调侃还是厌烦这种麻烦事。栋哥分析道:“这周围也看不到失主,你就放这车前车盖上得了。”我也不想在这耽误太久,便把这沾着点泥巴的身份证放旁边停着的汽车的前车盖上了。这时pr调侃:“万一车主不是本人,又用这身份证做了啥坏事,你这不就助纣为虐了?”看我没反应,以为我没听清,就又说了一遍。我沉默了一会没回话,看到路边有一辆被拆掉锁的ofo小黄车,便说“看那个ofo所都被撬了”把话题岔开了。
大颠、pr先离开此处往回走了,栋哥等了片刻也跟了上去。我又站了一会,终究还是离开了。我本想问一下周围几家宾馆,有没有登记这个证件的主人来着;或者,可能他就是本地人,那就直接放到就近派出所;最简单的,那就问下周围摆摊的小贩,看看有没有认识的。但这一切都需要花费时间,可能半小时,可能会更多。
我想,这张身份证毕竟长期有效,失主会不会很着急?重办身份证可需要不少时间,任何人丢失身份证都不会因此高兴吧?但为什么当这件事放到别人身上、自己能出一份不算太难的力帮到他时,人们会表现出如此的冷漠?这还是我以为素质比较高的一群人。或许我们潜意识以为这样做白费精力、没有任何好处?
让我略感不适的,是朋友们离去时毫不犹豫的步伐,与故作调侃、实则漠不关心、悲观预期的论调。我又想起几天前自己“白给的一天”,那天我花了几十块钱就得到了美的烤箱、美的电饭煲、加湿器这些全新电器,当我向朋友说起房东和卖家人多么好、有时你主动就会有惊喜时,有人却说我咋就因为一点小恩小惠就这么高兴?似乎是对我“很容易糊弄”而担忧。我当时就没再继续说什么。这类事还有很多,包括当我分享美景时大家冷淡(或滥用调侃)的反应,以及我在群里分享一些认真的干货时的冷漠。
我以为大家已经成年人了,应该懂得分辨坦诚…

白给的一天

图片
今天真是神(白)奇(给)的一天:
我先去逛咸鱼,发现了一个很便宜的全新烤炉,才要60块钱,原价138。
然后我就和卖家聊了一下,离我这住的很近,我就说可以直接去过去拿。
然后我说我最近租房子,问她还有其他东西可以吗?比如电饭煲啥的。结果她还真有电饭煲?!
电饭煲本身挺好的,值两百多。于是加起来给了她两百,还送了一个加湿器,总价值400多吧。
这还不是全部。等我们交易完之后又聊了一下,结果她就是我司员工家属,之前还做过hr…
还没结束…然后和房东大哥聊了一下,他表示可以报销一部分,我不好意思要多,就要了100,结果房东大哥直接打了150。
就这样,我和pr,加上打车的钱,总共花60左右,一人30块,就搞到了一个烤炉,一个电饭煲,一个加湿器,都是全新的,四舍五入等于白给?
由此总结:做人一定要主动,主动就可能产生奇迹,嗯?

目的与手段,祝福中的论断与建议

目的(与动机是一体两面,目的是现实层面,动机是精神层面,二者互相影响) 私人性(对大多数人来说,这直接关乎个人尊严) 复杂性(意味着大多细而繁杂的原因是隐藏的) 先验性(无标准,除非在某个信仰价值体系中) 手段(方法) 可讨论(可具体到细节) 可优化(通过横向对比) 可执行 不要评价目的,除非目的降级成了某个更高目的的手段,因为评价动机、目的很容易就成为论断。 若要提出建议,应尽可能细节,除非你是高阶领导。 切实的祝福应该认可目的,或提供手段。认可目的不是敷衍的包容,而是对动机的复杂性、合理性的尊重,并认可它的价值、意义。提供手段应该是可执行、别人并没有深入考虑过的,而且要话少。

私以为人能体验到的最大的快乐不外乎四点,本能的有两点:眼肉情欲与今生骄傲;意志的有两点:探索真理与理解他人。
眼肉情欲:眼目对美的留恋与占有欲(尤其指对异性的),肉体满足欲望的冲动;被实现时可以感到短时的、强烈的、独特的、自足并无所不敌的巅峰体验。 今生骄傲:除了功名、权力之外,还包括占据的财富、“做过的善事”、“崇高的事业”等等。骄傲不一定带来不好的结果,因为事情的结局并不由人决定。只是骄傲会使人心刚硬,并不自觉地施行论断,自以为善。值得分辨的是,上进心不等同于骄傲。 探索真理:这种快乐需要天赋、机缘与培养,但往小了说,每个人其实都体会过这种快乐——与别人辩论讲理成功时,读文章悟到人生经验时,工作找到先进方法并被采纳时等等。如果把这种快乐源泉当作人生中心来培养,寻找它如寻找金子,搜求它如搜求隐藏的珍宝,那么除了走上科研的道路,你也可以在日常生活中发掘到和别人迥异的视角——属灵的人可以参透万事,却没人能参透他。 理解他人:在这个个人主义盛行的时代,理解他人似乎成了种不必要的事——如果我可以一个人过得很好,为什么要理解他人?况且我理解了他又能怎样,他难道就会感谢我理解他吗?他甚至都不会理解我理解他!心理学家研究发现,所有心理高度健康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他们拥有精粹而深挚的个人友谊——别人是我们心灵成长最直接的资源。而不交朋友与滥交朋友一样走在偏颇的道路上。失去成长的资源,个体性格心理发展就会出现大问题,最常见的表现就是变得越来越偏执,越来越自恋,最后甚至产生心理疾病。

资本主义与时代焦虑

看到一篇不错的文章(链接),讲了资本主义兴起与现代焦虑感,大概意思就是,新教伦理时候许多人为了验证自己有没有被上帝拣选(或者争取被拣选),就拼命工作,攒足了钱也不花,就累积了原始资本。当时还是以生产者为主导的价值体系,你干什么行业、从事什么技术、热爱什么事业,就被贴上怎样的标签。现在则是消费主导的价值体系,人们以消费爱好而聚集。另外随着生产力的富余、生产技术的提升,生产效率提高、所需工人大大减少,过于富有的资本家就把过多的钱的一部分贷给老百姓,让他们在消费自由感中提供韭菜,但资本的原始积累始终是铜墙铁壁。
人们开始为了消费而消费,耐用不再是生产追求,每个产品只会在特定的时间点成为风向、时髦,然后就是迭代更替、新的噱头。资本家不在为了信仰或者某种绅士品质而赚取财富,如叔本华所预言担忧的,欲望的漩涡已经发动,随之而来的并不是长久的满足,而是道德感与合理性悬崖带来的焦虑与无归属感。
中产阶级不吃有机食品或不进行锻炼,就会和中世纪清教徒手淫一样充满负罪感(忘了谁说的了)。其核心就是不完美焦虑,更胜一筹的,是失控感与随之而来的意义丧失——如果人的行为逐渐由本能、反射、外部冲击、未知而构成,若没有强大信念依靠,要么变成工作狂、近乎自虐地不断“逃出舒适区”,要么就直接变成积极废人,即身心失调、意识与行为脱节,反应与情绪常呆滞、迟缓、低落,在焦虑与短暂的高涨两极间轮回。
还有一篇文章(《活下去的理由》)中提到了个很有启发性的观点:抑郁症带来了不由自主地思考,包括人生意义、复杂人性、黑暗与光明等等复杂、矛盾的存在。并无所谓“战胜抑郁”,如同无所谓“战胜欣喜”。如果说欣喜带来了平和、宁静与愉悦,为更多人创造了可见的价值,那么抑郁则带来了生命难以承受的沉重,揭示了诸多虚伪背后深层的现实。抑郁的人绝不是逃避者,而是被特定的、琐碎又切身的现实认知覆盖了心境,需要更多的人生经历与爱来冲刷、平衡罢了,这是种互补的、必然存在、同样珍贵的人生经历。

Factorio 发射火箭

图片
Factorio 是一群德国人搞出来的模拟工业生产流水线运行的游戏,你需要操作一个小人,在异星虫子的威胁中从无到有地建设工业帝国。游戏最大的乐趣在于看着自己的想法不断被实现,包括多种可能性的流水线设计、自动化控制、物流管理、效率管理等等,其中需要生产各种药瓶来解锁丰富的科技树,在玩这个游戏的过程中,玩家可以亲身感受到物流管理、资源调度的复杂性,并从中秩序中感到快乐(强迫症玩家慎用)。
相关游戏:
我的世界:沙盒鼻祖(乐高世界);泰拉瑞亚:采矿、战斗向;缺氧:资源管理、非常硬核;饥荒:资源搜集、战斗向;星界边境:泰拉瑞亚 plus;太吾绘卷:故事生成器(与文学鉴赏);Rimworld:故事生成器、资源管理、沙盒;

一只芒果所引发的联想

图片
这是由一只芒果所引发的联想:
它是一只形状标准、曲线优美、果肉饱满的芒果,在自己弟兄姊妹中也是最美丽的。面对其他外邦芒果,不论是侏儒芒果还是青皮芒果,以及异域相貌怪异的红皮芒果,它都有足够的资本骄傲。它自出生到死亡都有着最美丽的体态。
但是这些它都不知道,这都是发生在另一个物种——人类脑海中的奇特联想。或许它的某位祖先正被这个人类的祖先吃过,然后成为了他的一部分,但这都不得而知。如果追溯它的族谱,察究祖辈的基因,一直到史前的某株芒果树,不禁令人感叹这种千百代传承的奇妙,而这只芒果的存在就与时间线产生了奇妙的纠葛。
它生长在遥远的某个果园中,有农夫悉心照顾它,并在收割的时候小心将它装好,将它卖钱养家。然后会有物流公司把它转运到分销处,在运输旅途中,它与成千上万个相仿的芒果挤在一起,有些同它出于一个果园,有些却带着异域基因。之后有零售商得到了它,在一笔交易后,它落在我手中。
上文仔细地描述了这只芒果的生平经历,承载这些概念的实体看上去是芒果,在意义层面则是源于笔者世界观、认知模型的映射。进一步来说,如果我们没有真正看到过、尝到过芒果,没有触摸过它光滑的表皮,没有给它“芒果”这个名字,我们就不知道它的存在——哪怕它在某个其他星球存在着,哪怕我们通过想象力设计出了一个形状类似的水果。
存在就是阐释,生活的过程就是启发的过程。然而被抽象的概念如果丧失细节就失去了意义。由此还可以得到一个结论:信心没有行为也是死的。

论断、亚文化、表象与实在

富人穷人同在世上相遇,却活的两种生活;又有各种衣装亮丽的人,宣扬着自己的成功学乃至深信不疑,却是建立在大多数人的卑微之上。我又想或许这就是社会达尔文主义,弱者没有话语权,其中的确存在内在合理性。我便思想有没有可能有种更和谐的模式,或者说人性中的缺损就注定了悲剧的诞生。原来许多重要的事,不论财富还是感情,都是真的好东西,但不仅有少数人的诡计与虚伪破坏了公共信任,每个人的认知差异与自以为也制造了互相的折磨,而这些又总在华丽的伪装之下,以至于明面一片大好,背地压力重重。
我知道世界有太多值得享受的东西,有美景与美好的人,美食与美善的各种玩意儿,沉浸其中时可以感到忘我与快乐,但多有欲望就多有落空。并且我几乎眼睁睁地看着各种出于愚昧、贪婪、羞耻、愤怒、嫉妒等等的悲剧的发生,并且就发生在周围的人身上。
于是我想最强莫如吃喝快乐,做想做的就好。首先要重审的就是旧道德——重审一切肤浅的、形式的、悖理性的琐杂之事。而一种思潮的开始往往以极端的形式展露萌芽,而最开始以一种情感发酵出来。比如几年前直到今天的丧文化,还有与之并列的企业狼性文化,荒诞抽象文化,怪诞土味文化等等,这都算是分化的开始。同时发生的是关于各种新思潮与个人主义崛起的辩论,在微博、知乎、论坛与弹幕视频网等各样平台展开,这可能就是信息时代下的全民平行心智洗礼。
孙笑川,雄鹰高飞,giao哥,药水,寒王,另类人设下的草根网红代表了不同的价值群体——这种人、这类奔放的情绪表达一直都是有的,他们之所以能在这个时间节点火起来,意味着社会意识达到了这个节点,而极端的表达方式与手段只能说明这种情绪压抑了太久。在撕逼与鄙视链中,人们逐渐理解到了网红不过是人设,公开的表达在某种意义上都是宣传,而最根本的、网络上的硬通货、衡量一切观点价值的标准就是流量——流量就代表了有人在乎:人们不会反对不重要的东西。历史告诉我们人们还是猎奇的生物,被藐视的观点往往借由极端的表达形式存在才能引起人们的注意。
表象可以帮助我们快速建立第一印象,这是因为本质并不容易被轻易把握。在每种事物、事件的理解层级中,我想大都需要经历“去表象化”的阶段,然后重新回归。仔细想来,我曾经也经常自以为是地进行论断,虽然我一直告诉自己不要论断,但最难规避的论断可能就是习以为常的观念带来的下意识反应,这种本能性的判断可以帮助我树立第一印象,同时保护我的世界观与信念完整性。直到我在…

合理性

在面对第一印象带来的否定感时,如果不能停止论断、定睛观察、发现合理性,就只能在自己的幻想中理解别人。
我们的确可以用“天赋”或“运气”来形容许多命定的事——当一件事中的不可控因素对目标产生了决定性作用时,我们就可以称这件事的结果是命运决定的。追根溯源地说,父辈为我们遗留了太多的“命中注定”。
自由意志与机械主义下的预定论如同光的波粒二象性般存在——“光”是好的,矛盾作为超越逻辑的存在并不能直观捕获,真正决定事件结局并在时间节点上定格其存在的乃是“观察者”。
星宿、地与海是好的,柔嫩的绿草地、各样包着核的果子与菜蔬是好的,地上的动物、天上的飞鸟并海里的鱼都是好的,昆虫与看不见的活物是好的,人手所做灵巧的工是好的,在日光下劳作与安息都是好的,但人心比万物都诡诈,坏到极处,谁能识透呢?
人不制伏自己的心,好像毁坏的城邑,没有墙垣。不轻易发怒的,胜过勇士;治服己心的,强如取城。

所罗门、规律与真实

自从我定意察究以色列家智慧的言语已是第六个年头。我以所罗门的箴言为珍宝,也为此而叹息,因为他既多加了智慧,就必多有忧伤。我又想,他在活着的时候,也因心中所存的期待,得了我这后人的敬仰为安慰。我就称赞那知足的人,他们以手中的善工为乐,日子足数便得享安息。
我专心用虚心与诚实查考所罗门的言语,乃知他已饱享世人以为美好的诸事。论权柄,他是以色列的王,是中东最强盛的,有外邦多国的供奉;论财富,他以金子建立圣殿,其中银铜不可计数,另有美好的葡萄园与大量的仆俾环绕王宫;论情欲口腹,他有佳美的妃嫔与各国的美味,凡他心所喜爱的,他没有禁止不享受的。他为自己积蓄金银和君王的财宝,并各省的财宝;又得唱歌的男女和世人所喜爱的物,并许多的妃嫔,饱享了自己在地上劳碌所得的份。
他日见昌盛,胜过以前在耶路撒冷的众人。但他的智慧仍然存留。他以智慧引导自己,并专心察明智慧、狂妄和愚昧,却终以此为虚空,为捕风。嬉笑不是狂妄吗?喜乐又有何功效呢?人的劳碌都为口腹,心里却不知足。这样看来,智慧人比愚昧人有什么长处呢?穷人在众人面前知道如何行,有什么长处呢?人一生虚度的日子,就如影儿经过;谁知道什么与他有益呢?谁能告诉他身后在日光之下有什么事呢?
有义人行义,反致灭亡;有恶人行恶,倒享长寿。这都是我在虚度之日中所见过的。不要行义过分,也不要过于自逞智慧,何必自取败亡呢?不要行恶过分,也不要为人愚昧,何必不到期而死呢?你持守这个为美,那个也不要松手;因为敬畏神的人,必从这两样出来。
世上有一件虚空的事,就是义人所遭遇的,反照恶人所行的;又有恶人所遭遇的,反照义人所行的。我说,这也是虚空。我就称赞快乐,原来人在日光之下,莫强如吃喝快乐,因为他在日光之下,神赐他一生的年日,要从劳碌中时常享受所得的。我专心求智慧,要看世上所作的。我就看明神一切的作为,知道人查不出日光之下所作的事;任凭他费多少力寻查,都查不出来,就是智慧人虽想知道,也是查不出来。
在日光之下所行的一切事上,有一件祸患,就是众人所遭遇的都是一样,并且世人的心充满了恶。活着的时候心里狂妄,后来就归死人那里去了。我又转念:见日光之下,快跑的未必能赢,力战的未必得胜,智慧的未必得粮食,明哲的未必得资财,灵巧的未必得喜悦;所临到众人的,是在乎当时的机会。
少年人哪,你在幼年时当快乐。在幼年的日子,使你的心欢畅,行你心所愿行的,看你眼所爱看的,却要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