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与救赎


    忙碌了一上午,午饭过后,我像往常一样拿出手机,处理积攒的消息。这时,一段尖利似的话吸引了我的视线:

    “像生活在地狱里没办法自我救赎。”

    这句话就像针一样刺在我的心里。罪带来的苦毒是多么的痛苦啊。发这条消息的朋友是我在高三时候参加网课时候,向我请教一道数学题后认识的,熟悉后我们还漫无边际地谈过一些很“人生、理想”的话题。我知道她高考过后选择了复读,但是今年仍考的很不理想,终被一个名不经传的学校的数学专业录取。除了学业上的包袱,她还背负着照顾罹患精神病的父亲的重担。表面上做开心果,当班长,背地里常常悲伤甚至抑郁——她的家族也有类似的精神问题史。

    她的遭遇让我十分同情,我一直尽可能地帮助她,期间我也看到了她自身的许多问题。空想倾向,做事有时冲动,情绪压抑,焦点过度自我,视野略狭隘。她也有很多优点,她独立、坚持、自强,多年几乎一个人担负家庭重担,这些让我很是敬佩。各样复杂的感情让我对她既同情又惋惜,同情她所处环境艰辛,惋惜她行为常欠慎思,走了很多弯路,更惋惜一直没能很好地传给她福音。

    我不禁联想到好多相似的经历。在某次小组聚会中,来了一位慕道友。那种自由、尊重、理解、包容、友爱的气氛鼓舞她讲了很多平时“不方便讲”的东西——就是那些引发别人“说这些有什么用?”“别说你是认真的?”之类反应的东西——这是她自己感慨的。除了这位慕道友的见证,我还记得去年暑假,我和一个初中好友在一家快餐店里,拿着几本书,一样从学术交流到了信仰。他也发出了类似的感慨——纯粹关系所引发的幸福、完整、真实感是财富、酒色、权位无法带来的。

    我一度和一位陈姓挚友谈到过这个问题,他说,他在德国时候才有了真正做人的感觉。尊重,平等,自由——人与人之间几乎随时可以交流严肃、诚恳的话题并且没有尴尬或任何不适感。我不禁思考,到底是什么让许多国人变得这么自我封闭、享乐主义、金钱至上呢?

    我还将继续思考下去。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非暴力沟通

《元认知》大卫·迪绍夫 术语表

《少有人走的路》摘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