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十二月, 2017的博文

尴尬症与删帖狂

因自己以前的动态而感到尴尬并手动删除——这种事应该大都经历过。下面从三个维度来尝试解释并解决这个问题:
① 尴尬是因为你认知上有所改变,回首曾经的感怀很容易自己觉得自己矫情。然而每个时期都会有每个时期的难处,不能总站在制高点上评头品足,哪怕是对曾经的自己。→解决;发之前有所预判,放淡感情,表达尽量坦然不做作。
② 曾经太自我中心(自恋)。如果你是曾经写错一道题,你不会为此尴尬。但是如果是曾经有过某种错误观念,你就很容易为此尴尬,尤其是有自恋倾向的观念。→解决;聚焦真实,不要太多的抒情,多纪实地描述,渲染夸张的手段要谨慎使用。
③ 自身的耐受力太差(或说:玻璃心)→解决:记住,没人知道你尴尬,尴尬是自己对某种情感体验的不适所产生的大脑当机。要知道一个很有必要知道的人生经验:二十岁之前的人觉得全世界都关注自己,三四十岁的人觉得没什么人真的关注你自己,五六十的人会明白真的没人关注你(可能曾经有但是已经离世)。如果能对过去坦然,可能就会少很多尴尬与其他不适。
Default: 如果真的事后删除也无妨,这也是自我反省总结的过程…只是,最好不要因此习惯性发布与删除,这毕竟不是什么美妙的体验。

Stay Alone

这是第543678次草稿,我决意让它成为终稿。凌乱的宿舍伴着一股淡淡却挥之不去的脚臭。游戏的音效,看综艺的笑声,键盘的敲击声,这些微小的、持续的信息在不停地塑造着我的神经、固化着我对这个房间的认识——我不禁想,这个房间里的四个人,怎样地写照了现代孤立的、娱乐至上的、精致利己的人际关系。我想说的是我恨恶这一切——这毋宁说是恨恶我自己的脆弱、无知、迷茫,恨恶这种慢性自杀下的无助,直至怀疑是自己是否过于抑郁。
    但一切甚至比我所想的还要复杂。我怎么能说清楚呢?我有两个我,一个孤身在黑夜里狂欢,一个在白日人群中独处。颇为讽刺的是,正是社交加速了我对独处的渴望。可能出于性格里里的吹毛求疵,我无法忍受那种被粉饰的时间其幕后的折磨——好在大多时间的我也是糊涂的,我趁这一丝清醒所写下的这一切,可能不过是给糊涂时的我以谈资罢。假若我参与到某项试验,要求我佩戴一块有传呼功能的手表,然后在我每每虚度光阴的时候用最智慧的话让我惊醒,那么我一整天想必都会在反复惊醒的战栗中度过。
    事实是这种手表并不存在,我也不可能一直保持警醒。可能现在最好的计划就是去睡觉,毕竟已经凌晨了,我估计着自己再这样写下去也写不出什么养料了。这是件好事,不要废话,言简意赅就好,通篇大论往往也就只能感动自己——那种东西拿给自己看就足够了。如果说我还有什么非说不可的,那就非这句莫属了:“流泪撒种的,必欢呼收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