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四月, 2018的博文

孩子的样式

儿童本身不具备对世界的经验。这有两方面的影响,第一是感性上他们会对一切产生新奇感,并且具有本能的对信息的高度接纳能力;第二是他们不具备除了本能以外的辨别能力,还不会进行价值判断,所以对大部分信息会平行地、兼容地处理,不会有所选择。
        再说成年人(以及大多青年人),对于第一点,他们已经认为自己已经明白了周围的大多事,就算嘴上说不明白,心理也潜在地认为“又能有什么新鲜事发生呢?”这会导致一切和学习有关的行为变得乏味且机械,因为学习本身就是对自己的奖赏,如果一个人期待从学习之外获得什么来激励自己学习,比如最出名的(或者臭名昭著的)deadline,这可能会凑效,但绝对不会让你真的喜欢学习:而所谓“喜欢”,意味着你的潜意识将会帮助你调动各种器官与心智功能来吸收信息,这比功利化的单纯为了达成某个目的而学习高效得多。对于第二点,“价值判断”是学习一切新的知识最大的绊脚石:我们是怎样把“没用的”“丢人的”“低级的”等等标签贴在方法、技巧、知识上的?如果一个知识你真的掌握了,你不会说它是“低级的”“丢人的”,因为你会知道他们是你前进的基石,正如你不会说你掌握了“1+1=2”有多么丢人,因为我们知道我们所掌握的其他数学知识是建立在像“1+1=2”的基础之上的。然而在我们面对新的语言时,我们开始觉得说简单的句子是可羞耻的;当我们在学习高等数学时,解决问题变得困难时,我们没有从基础训练做起,而是直接怀疑起了自己的智商:这未免怀疑的太过早了。
        类似的还有非常多,尤其是当我们面对很复杂的学科时,一些无从下手的问题时,价值判断开始告诉我们:这太难了,你太笨了,这不可能实现。这时候最好的方法是忘掉这个行业的领袖,忘掉他们的成就,就像孩子从来不关注别人的成就一样——他们从来认为自己是最棒的。当然如果一个孩子说自己未来要成为科学家时所有人都会为之打气,然而如果一个成年人,过着平凡的日子,突然有一天决定做一番事业,别人一定会说他疯了:这个世界的确对成年人缺少宽容。当然这种阻力也有其益处,但是对于个人来说,最重要的是,自己不要为自己制造这样的阻力,自己要成为自己的激励者,做一个无畏的人,一个清醒而无畏的人,这样就兼具了成年人的眼界与婴儿的天赋,而且也会摆脱许多压力。
        价值判断是一种阻力,你有你的价值,我有我的价值,一味地品味五花八门的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