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岁·大隐静脉


     我一直喜欢写点东西,这一方面满足了我内在的倾诉欲,另一方面将内隐的想法具体化的过程总让我收获到比我所想的更多的东西。借20岁生日之际,我想是时候写点东西了。

     但我又不禁语塞,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个非常理性的人,近些年来我才发现,我比我想象中的自己感性的多。我容易受别人影响,更容易受自己的感受的影响。我一度认可的理性,又有多大程度上不过是严肃的感性呢?我不禁想,要判断一个人理性与否,关键在于看他是不是遵循规律和法则做事。很不巧,我是一个常常藐视规律的人——不论是作息规律还是认知规律还是感情规律等等,我都变得有些急不可耐。我还记得妈妈说我小时候可以守着蛋糕,忍到爸爸下班再吃。然而现在面的许多新的诱惑,我却开始放纵。实际上,我想做的,我常做不到;而我不想做的,我手却偏去做。这也是很多人的写照吧,这种一次次自我约束失败的现实与理想的冲击猛烈到一定程度可能就会成演变为抑郁。我听过一个说法:抑郁的反面不是开心,而是活力。失去对生活的热情、对细微之处的惊奇还有对自然超越性的体验,活着就会像一具行走的尸体——还记得少有人走的路里讲的:理智喜欢“了解”;心灵则喜欢“惊奇”。

     存在既有合理性,更何况复杂的意义动物——人。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在不经意之中开始用随和的语气来解释曾让我辗转难眠的问题,譬如人之所以为人、人何处来何处去以及存在原因。我非常喜欢《牧羊少年的奇幻之旅》,它自称使用了一种“炼金”语言,我把它解释为一种象征性的语言。这种文体总会引发我的思考:它像是嵌套在我生命之上的模板,我可以从字里行间找到自己的影子,然后跟随文字去觊觎作者所发现的隐藏的奥秘。其实我觉得我的文字就很受这种风格的影响,类似的还有我最喜欢的《瓦尔登湖》。我加过一个书友群,当时我认为喜欢着本书的至少会是一个善意的人,结果事实证明就是这样一本并非故事性的书,在不同人眼中仍旧是一万个哈姆雷特。然而我认为我是读懂了的——按我自己拟定的标准来看——因为我几乎可以按照他的文风写下去。虽然不会和梭罗一样有那么精妙多变的结构与丰富的新鲜的思想,但我知道,我迟早有一天会变的和他相似;这并不是指我会过和他相似的生活,而是我知道我们的经验轨迹、思维取向、愿景以及认知模式上有非常大的相似性。


     总而言之,在我的人生经验中,这些优秀的著作给我带来过不可磨灭的影响,相当一部分陪伴我度过了一段段难熬的岁月。然而曾经精神上的“难熬”开始变成肉体上的“颓唐”,我现在所需要的是新鲜的生命活力。就像前些天我在B站看到的 Estas Tonne 的街头演出,当时不禁惊为天人,然后在网易云收藏了他的合集——真正的艺术,其核心不仅仅是“美”,更多的是一种生命力:这种放弃物质、追求纯粹的深刻的力量鼓舞着一代又一代的理想家,并让眼睛明亮的人得以一瞥天国的光景。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非暴力沟通

《元认知》大卫·迪绍夫 术语表

《少有人走的路》摘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