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现实的观察力


早饭是每人一碗豆浆,一个煎蛋,果酱和切片面包,还有豆沙包。

索菲坐在桌前,手抱在胸前做了个祷告。然后她看了一下桌子,拿起面包片,涂抹好果酱吃了起来。之后又看向煎蛋,挑出了其中一个蛋黄有些溢出、形状并不美观的,自己吃了。最后喝完豆浆,擦干净桌子,把椅子推进去离开了。

让我们换一个镜头重放一遍:

索菲拖拉着脚步一屁股坐下,架起胳膊做了个饭祷。然后她在赶所有人之前拿了面包,慢吞吞、不均匀地抹了很多果酱。然后看向煎蛋,挑了个最大的——虽然它的蛋黄流了出来。最后呼噜呼噜喝了豆浆,这时桌上有了很多渣子,她便擦了一下,又把碗扔在厨房水池里,走开了。

两个镜头下所发生的都是事实。你使用的镜头取决于你的观察习惯,它决定了你如何对事情进行描述、并进行相应情感反应。所谓敏锐的现实直觉,第一、也是最基础的一点就是“对细节的敏锐”,这样第二点“对背后规律与可能性的敏锐”才有可能建立起来,否则你的结论就是建立在你捕获的片面信息之中,必定是过于乐观或过于消极的。

这种不同的镜头与滤镜是怎样形成的呢?当你对某件事持有态度、保有第一印象时,你的潜意识就开始工作来尝试支持你的思维。某个事件发生后,光线记录了整个过程,眼睛捕捉了光并转化成电信号,信号从视网膜到视神经、经过交叉神经,直到大脑枕叶。整个过程都是纯物理的、和网线传递的信号没有本质区别,只是网线里是数字信号,脑神经是复杂的模拟信号。

然后枕叶先对图像进行粗加工,对其中的意象进行捕捉,进而产生一种情感背景——这就是你见到你想念的人、还没想到他名字就感到温暖与感动幸福的原因。之后脑皮质的高级中心开始对整个情景用概念加以描述,这种概念程网状散布在颞叶与额叶。颞叶解析其中的谜语与寓意,这些全都在你意识层面以外进行着。直到若干秒之后,你“意识到”了——我看到的是谁,他在做什么,他做这个的目的与意义是什么,会对我产生什么影响等等。愚昧的人的额叶夜郎自大,它以为自己无所不能,实际上倘若失去整个潜意识的支持,它就什么都不是。潜意识的健康性决定了你能不能正常全面地认识真相,而你意识上的努力决定了你认识的深刻程度、并可以决定未来的走向——是决定醒悟、自上而下地觉醒,还是选择龟缩僵化、忧虑畏惧,这是你意识层面可以决定的。

但是说了这么多,能懂的人会懂,不懂的人还是似懂非懂。所以亚里士多德说得对,人不可被教育。如果他装睡,你就什么也做不了;当他开始决定上进的时候,他就是自己的老师了,他将分辨好歹,并向书本、他人、社会以及自然界学习。

于是我说,知道的多也是虚空。但若是能用它安慰到人,就算它的用处,因为人不是靠知识活着,乃是靠信心活着。人的信将结成他的果子,好树不能结坏果子,坏树也不能结好果子。这样,凭着人结的果子就能判断人心。

你只管去欢欢喜喜吃你的饭,心中快乐喝你的酒,因为神已经悦纳你的作为。你的衣服当时常洁白,你头上也不要缺少膏油。在你一生虚空的年日,就是神赐你在日光之下虚空的年日,当同你所爱的妻快活度日,因为那是你生前在日光之下劳碌的事上所得的份。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非暴力沟通

《元认知》大卫·迪绍夫 术语表

《少有人走的路》摘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