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的人


特别健康人一个非常重要的标志,就是有非常敏锐的现实直觉。

包括对自然规律的、对人性本质的、对国家社会的、对经济规律的、对未来走势等的观察力。

而且健康的人具有健壮的判断力,情绪可能影响他的状态,但他的理性不受情绪影响,他做出的结论在不同时间与情景下都是一致的。除非他有了新的观察,或有别人提出了建设性的意见。如果是这样,他在开始下结论就不会是绝对的,必是留有余地的。即他的现实直觉中重要的一点就是,认识到了自己潜在的局限性。

这意味着摆脱一厢情愿的幼稚状态,脱离狭隘的、情怀的、虚构的状态,认真用理性指导自己的生活。并且接受自己各种情绪化的、无知的、偏执的可能性,用合理的心智资源使心智协调运作。

按这种原则内省,那么与其说我是特别认真的人,不如说我是一定程度上的敏感保守派。一是感情洁癖,或说狭隘,就连朋友都希望是自己独享,然而爱的是人,伤的也是人。二是画皮表演,源自于表现好就得关爱的巴普洛夫式反射训练——如果我做的好,就有人爱;反之,我就不自信。but,f* it.三是不现实期望与过度理想主义的一视同仁:路人就是路人,朋友就是朋友,其实恰当的高冷有时利人利己。四是过度的自我关注,实际上我说过的话除了我自己,别人谁记得呢?就算是记得,也无所谓怎样。我是谁如果不是我自己定义,就是被他人定义,该怎么做还不明显吗?我再次反问自己。不要再尝试变的perfect,骄傲什么呢?只要享受变better就好了。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非暴力沟通

《元认知》大卫·迪绍夫 术语表

《少有人走的路》摘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