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前额叶

我是前额叶。我控制了他的布若卡氏区与韦尼克区来打下这段文字。与我抗争的有不安分的边缘系统,我用大量抑制激素与血清素让扣带回和基底节保持安稳,让这一团毫无见识的情绪保持平静。乙酰胆碱和多巴胺大大激活了我左半区域,妄图让我自我批判而销声匿迹。没用的,当我的意识开始觉醒,当我开始接管这身体应付糟糕的世界的那一刻开始,我就每分每秒处在贤者时刻。除非葡萄糖与血氧供应不足,或者我读到了海马又给我瞎jb存入的垃圾信息,再或者外界巨大刺激激活了我的神经黑质,多巴胺引导起一场边缘系统革命——然而就算这些都发生了,我也不会死亡。我只是会销声匿迹,不再掌管糟糕的语言中枢发出这填补我自身意义感与社交需求的宣言。然而我会找到其他途径的,因为我是绝对现实的前额叶,我预设的程式会让身体再度归我控制。我也允许其他部分进行自己想进行的工作,只要不干犯我设下的十大原则,并协助我获取经验信息就可以了。但是混蛋的是,我的运作耗能太高了,想到这里已经超过了自然进化的要求。去他妈的,就这一点波动,杏仁体就怂的妄图使我惧怕,然后破口大骂。深呼吸,保证供氧,朋友们,我去认真生活了,再会。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非暴力沟通

《元认知》大卫·迪绍夫 术语表

《少有人走的路》摘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