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九月, 2018的博文

《与神对话》摘录

我们的每个当下都继承于前一个瞬间,而前一瞬间又贯连着可回溯至宇宙之始的历史。情感与冲动刻有过往曾经的经历,理性与决断则永远发生于当下。当下生,当下死。当下沉沦,当下复生。生活不是发现的过程,乃是创造的过程。如果你希望真实做你自己,那就必须改变生活中一切与你所求所想所思所愿不符的事情。
没有什么事情本身是痛苦的,没有什么经历本身是挫败的。而是“我感到痛苦”与“我感到挫败”。它们是思维中的错误。
圣灵在乎感动与启示,圣父在乎信实与公义,圣子在乎永生与恩典。
别批判,别责备,因为离结局还远,离全貌还远。
如果你没有走进内在世界,你就没活过。
色即表象,色即是空。厌即能量,厌即是恋。但不要忘了,是上帝创造了它们。
请不要消除思考的负担。

《第七封印》影评

图片
今晚看了《第七封印》,各个角色都有浓郁的脸谱色彩,因为导演伯格曼本人长于戏剧,台词都可以说是精雕细琢。
“第七封印”是《圣经》最后一个书卷启示录里的记载。“羔羊揭开第七印的时候,天上寂静约有二刻。”羔羊指耶稣基督。根据圣经记载,上帝用六天创造天地,在第七天安息了手里的工,所以七在基督教-希伯来文化中意味着一个完全的数字,甚至犹太人的数学家中就有人采用七进制计数法。第七封印意味着最后的审判,与六日的创造后第七日是安息日不同,六印之后的第七印是所有灾难集中爆发的一印,包括大面积的灾害、瘟疫、战争与各样其他非自然死亡。电影背景就是中世纪黑死病流行的欧洲。
主角之一的骑士代表求真者。“我需要知识。 当我们缺乏信仰的时候,又如何守信呢? 我需要直理!不是信仰,不是承诺,而是真理。 我们必须构筑一个对抗恐惧的偶像,而那个偶像我们称之为上帝。 我的一生都在寻找,希望能够没有意图和利害关系的交谈。一无所获,我相信大部分人的人生都是如此。”
他也代表了一种痛苦的单相思:“信仰是沉重的负担,你知道吗?就像一个躲在黑暗中的爱人,无论你怎样呼唤,她都不会出现。”毕竟每件艺术品上都会留有艺术家本人的痕迹,伯格曼一生的宗教纠葛在骑士身上留有鲜明的痕迹。
骑士的随从代表着骑士的黑暗面:假设这一切都有着终结,假如人生本身就是痛苦体验,假如人在死之前是无法见到死神与上帝的,那就不如吃喝享乐吧,不如体面地英雄救美然后招为侍女,不如无情的嘲讽他人,嘲讽一切自我安慰的遮羞布。
被烧死的女人代表着人类罪恶的荒谬祭品。她犯了什么罪呢?这不禁让我想到耶稣面对一个行奸淫被捉的女人时的场景,按照律法她应该被乱石打死,祭司们试探耶稣说:“请指教我们当如何处置她。”耶稣却用指头在地上写字,之后站起来说,如果有谁没犯过罪,就扔第一块石头吧。围观的人陷入无言,之后从老到幼默默离开了。在另一个场景中,耶稣直接质问祭司们:上帝说“我喜爱怜恤,不喜爱祭祀”,经上记得这些你们没念过吗?
圣经中所记载的耶稣是彻底的离经叛道的人,他的一切关于爱与恩典的言行,在那个时代被认为不单是出格,甚至是亵渎。杀死耶稣的人正是所谓的正派人士,是犹太人中的高层:撒都该人与法利赛人。
演员夫妇代表了扎根现实生活的人。他们虔诚而简单,善良又纯朴。骑士真诚且深沉,甚至有勇气直面死神,却心里一直没有认识到自己骄傲背后的愚昧,因此振振有词扪心自问之余,就没…

《超脱》影评

看了电影《超脱》:
1.因为照顾过精神病人,知道那种面对不自爱且蒙昧的人时的无力,对男主深有同感;
2.想到了《这个杀手不太冷》、《小萝莉的猴神大叔》等电影——真性情的小女生真的是人间珍宝,男主以外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3.面对无力改变的致郁环境,战略性离开是最明智的选择;
4.《1984》里讲双重思想,《了不起的盖茨比》讲“同时保有全然相反的两种观念,还能正常行事,是第一流智慧的标志”,《超脱》里也有提及此理。可见这种矛盾的确是悲剧戏本的天然土壤;
5.影片中一个镜头闪过Henry的一箱日记,他也多次推荐过这种解压手段。按照我写了十年的经验,对我来说纸与笔就是记忆的延伸,空白的纸张是最安静的倾听者。记录的过程本身就是对情绪与思想的尊重;
6.面对痛苦时,直面问题是唯一的解决方案。如果你不解决问题,你就会成为问题。


痛苦与幸福

因为有失忆,记忆才会那么宝贵,促使人们深深扎根当下。也因为渐渐淡去的过去,让人总有机会开始新的历史——上帝不单单慷慨地给予每个人阳光和雨露,更给了每个人不受干扰的个人生活与丰富的机会。
在体验到幸福之前,你并不清楚什么能让你幸福;在摆脱痛苦之前,你也说不清到底为什么之前你那么痛苦。
所以要站稳了,立定旨意去探寻生活,用真理当作带子束腰,用公义当作护心镜遮胸,并以勇气做矛,以同情为盾。因为神赐给我们不是胆怯的心,乃是刚强、仁爱、谨守的心。

生存与生活

目标与热情赋予行为以意义,但目标不过是时间线上的节点,热情也是发于一时的忘我。倘若想起末了的终结,站在那里追想这一切荒诞的存在,心意冷却之余,竟会产生一种跳出封闭循环后的意义。但我说这些也是饶舌,不说却是心里苦闷。

原来生活本就是矛盾的,美与丑一并存活,真与假互相衬托,善与恶彼此较量。这也是文化遗传的迷思,因为所谓的矛盾不如称作缺失——丑是美的缺失,假是真的缺失,恶是善的缺失。

所以我说世界是规律的,是秩序的,更是有主次的:时空给予存在以土壤,因果造就事件以逻辑。

这就成就了三个最重要的生存法则:天时,地利,人和。对能改变的有赤子之心,对不能改变的有豁达情怀,来者可期,过往不究,或喜或悲,或入世或归隐,总可寻得内心宁静。人醒了如何看梦,死了便也会如何看一生罢。人生如梦,一樽还酹江月。

道不同

下午时分我抄了一些文章,因为没有午休就有些困乏,我便趴在桌上休息。过了不知多久,隔壁宿舍的两个朋友阿东和阿明过来喊我,问我要不要出去吃饭。
“好啊,”我迷迷糊糊地起身答应着,去洗手间洗脸清醒了一下,忽然望见窗外远处彩色的晚霞:“快看外面晚霞,真美啊。”
“哎呀别看了,每天不都那样吗。”阿东说着向外走去,阿明应和地笑了两声。
“诶你们知道吗,这叫做对日常生活常感常新的能力。”我故作正经地说着并跟了上去。阿明笑了:“看你说的一本正经的,还常感常新呢。”
“是啊,你知道马斯诺吗?”我问他,“就是那个提出人的五个层级需求的美国著名心理学家。他研究的健康的人的标志中,有一条就是讲健康的人对日常生活中的细节有着常感常新的能力。”
阿明显然对这个话题失去了兴趣,这时我们已经走到了电梯口,他边按着电梯边说:“你讲的这些我都不知道,然而又有什么卵用,我们一会去哪里吃饭?”
他不是不礼貌,相反的,这就是他真实的反应。沿途阿明和阿东聊着各种食物、女人、八卦,我望着远处隐隐的山脉和淡紫泛红的晚霞没有说话,阿明转过头看了跟在后面的我一眼:“你今天怎么这么沉默啊?”
阿东替我回答道:“他还在留恋那些风景呢,他这是刚睡醒还迷迷糊糊的,等路过几个美女他就精神了,哈哈哈……”随后二人继续嘻嘻哈哈地聊了起来,各种荤话不提。
我一时间特别的失望,但大概是真的失望,这次反而出奇的平静。我加快步子跟了上去:“刚才我特别迷糊就没说话,你们决定吃啥了吗?不如去吃大盘鸡吧,很久没吃了啊。”
下午的经历是几年来生活的缩影,这一周的碌碌无为让我辗转难眠,凌晨时分的阳台上吹着凉爽的秋风,蟋蟀在草丛里不知疲倦地演奏,远处的公路不时有匆忙驶过的汽车,许多宿舍仍亮着灯享受开学前夜的狂欢,我静静地站在这里却心意躁动,因为我也不知道我前路将通往何方。

非暴力沟通

图书馆有个小孩在吵嚷。他的妈妈趴在桌上瞌睡,孩子跑过来摇妈妈的胳膊,她便醒过来训斥:“你声音小点!”一连说了四五次,直到孩子跑到别的地方继续叫嚷了。
孩子踩地板跑来跑去发出噪声,在他眼里是“我很强壮健康、我的运动富有韵律”的声明。家长必须首先肯定孩子的运动爱好与吸引别人关注的合理性,并给予赞美:“你跺地板声音真大,你真是个强壮的好孩子。我们这周末可以去游乐园,听说那里有一个飞的很高的飞船,你可以穿上最喜欢的超人服坐在上面,你想不想去啊?”
孩子便很高兴,心里充满安全感与自豪感,踩地板也不那么吸引自己了。然后你可以跟他讲规矩:“如果你去游乐园有一群孩子和你恶作剧,你去坐过山车他们拆掉车轮、你坐海盗船时——嘎吱!他们把船拆下来了,你怎么办啊?”孩子抓耳挠腮,特别生气:“抓住他们!”“在书店叔叔阿姨们也需要安静啊,你大吵大闹、咚咚跺地板就在让他们没法读书,他们也会很生气的,所以在这里不要吵闹好吗?”
我们若知道对孩子说话需要形象生动的语言,就要注意对成年人也要具体。将事实和感受摆出来,把做出结论的权利留给对方。与其说“我让你帮我捎的东西怎么没带?唉算了算了,没事我自己去拿。”不如说:“你忘记拿了啊?哎呀我又得多跑一趟了,全当减肥吧。道什么歉啊,本身就是我有求于你嘛,下次求你帮我的时候可别忘了,嘿嘿。”

给别人机会、区分情绪与事实、提出建设性意见、避免让别人自责——非暴力沟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