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不同


下午时分我抄了一些文章,因为没有午休就有些困乏,我便趴在桌上休息。过了不知多久,隔壁宿舍的两个朋友阿东和阿明过来喊我,问我要不要出去吃饭。

“好啊,”我迷迷糊糊地起身答应着,去洗手间洗脸清醒了一下,忽然望见窗外远处彩色的晚霞:“快看外面晚霞,真美啊。”

“哎呀别看了,每天不都那样吗。”阿东说着向外走去,阿明应和地笑了两声。

“诶你们知道吗,这叫做对日常生活常感常新的能力。”我故作正经地说着并跟了上去。阿明笑了:“看你说的一本正经的,还常感常新呢。”

“是啊,你知道马斯诺吗?”我问他,“就是那个提出人的五个层级需求的美国著名心理学家。他研究的健康的人的标志中,有一条就是讲健康的人对日常生活中的细节有着常感常新的能力。”

阿明显然对这个话题失去了兴趣,这时我们已经走到了电梯口,他边按着电梯边说:“你讲的这些我都不知道,然而又有什么卵用,我们一会去哪里吃饭?”

他不是不礼貌,相反的,这就是他真实的反应。沿途阿明和阿东聊着各种食物、女人、八卦,我望着远处隐隐的山脉和淡紫泛红的晚霞没有说话,阿明转过头看了跟在后面的我一眼:“你今天怎么这么沉默啊?”

阿东替我回答道:“他还在留恋那些风景呢,他这是刚睡醒还迷迷糊糊的,等路过几个美女他就精神了,哈哈哈……”随后二人继续嘻嘻哈哈地聊了起来,各种荤话不提。

我一时间特别的失望,但大概是真的失望,这次反而出奇的平静。我加快步子跟了上去:“刚才我特别迷糊就没说话,你们决定吃啥了吗?不如去吃大盘鸡吧,很久没吃了啊。”

下午的经历是几年来生活的缩影,这一周的碌碌无为让我辗转难眠,凌晨时分的阳台上吹着凉爽的秋风,蟋蟀在草丛里不知疲倦地演奏,远处的公路不时有匆忙驶过的汽车,许多宿舍仍亮着灯享受开学前夜的狂欢,我静静地站在这里却心意躁动,因为我也不知道我前路将通往何方。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非暴力沟通

《元认知》大卫·迪绍夫 术语表

《少有人走的路》摘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