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存与生活

目标与热情赋予行为以意义,但目标不过是时间线上的节点,热情也是发于一时的忘我。倘若想起末了的终结,站在那里追想这一切荒诞的存在,心意冷却之余,竟会产生一种跳出封闭循环后的意义。但我说这些也是饶舌,不说却是心里苦闷。

原来生活本就是矛盾的,美与丑一并存活,真与假互相衬托,善与恶彼此较量。这也是文化遗传的迷思,因为所谓的矛盾不如称作缺失——丑是美的缺失,假是真的缺失,恶是善的缺失。

所以我说世界是规律的,是秩序的,更是有主次的:时空给予存在以土壤,因果造就事件以逻辑。

这就成就了三个最重要的生存法则:天时,地利,人和。对能改变的有赤子之心,对不能改变的有豁达情怀,来者可期,过往不究,或喜或悲,或入世或归隐,总可寻得内心宁静。人醒了如何看梦,死了便也会如何看一生罢。人生如梦,一樽还酹江月。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非暴力沟通

《元认知》大卫·迪绍夫 术语表

《少有人走的路》摘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