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生活的热情


昨晚上阿明一脚踢翻了暖壶,正巧倒在了我脚上。这是继初三做实验发生意外后的第二次烫伤,再次经历了一番人体在极端情况下的反应——瞬间弹跳丈远坐地上脱袜子大喊啊啊啊一气呵成。再看脚背如同做了小范围美白,半个巴掌大的表皮层直接皱褶脱落缩成了一团,露出了白色的真皮层和泛红的毛细血管。好在我有过处理经验,几个老哥赶紧忙落起来端水搬椅子协助冷敷,始作俑者则溜下楼买药去了。忙活了个把小时终于做好了初步处理,期间与阿明达成了为期三天的跑腿代购协议,看样子是只能宅几天了。

躺床上也没睡成,索性看了几篇文章,浏览了一些饱尝社会冷淡之人写的生活百态。又思量起自己这乐极生悲的一天,酝酿几周的思潮似乎发酵了起来,连疼痛都变得慈眉善目、甚至值得去享受了:因为如果我在不可避免的疼痛面前畏惧,它就会变本加厉。所谓冥想止痛法,说白了就是控制注意力——注意力会让所注意的东西变得真实。

我不禁想,如果不能有良辰美景的幸福,不如来一次昏天暗地的痛苦;如果蓦然发现自己在生活中已丧失了热情,那就不如彻底在深海中冷却。猛烈总与勇敢和正直为伍,不冷不热却如温水泡茶催人呕吐。

再换一次药就睡觉,所谓破而后立,希望新一轮、更具鲁棒性的热情能从脚下开始燃烧。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非暴力沟通

《元认知》大卫·迪绍夫 术语表

《少有人走的路》摘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