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发展/改革开放40周年


改革开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1978年12月开始实施的一系列经济改革,是实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基本国策。改革由邓小平领导的中国共产党推动,在1978年召开的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对内改革、对外开放”提出。这一决策改变了中国大陆自1949年后经济上逐渐对外封闭的情况,使中华人民共和国经济高速发展。

1978年前,中国大陆实行计划经济,由政府控制和管理社会资源。改革开放以两个阶段引进市场经济原则。第一阶段从1970年代末至1980年代初进行,主要涉及废除农业集体制度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对外资开放本地市场和允许本地企业家开创事业,但大部分工业仍然由国家拥有和营运。第二阶段于1980年代末至1990年代进行,其政策包括国有企业私有化和国有企业承包制度,政府不再控制物价,并废除部分保护主义政策。尽管如此,国家仍然控制银行业和石油工业等基本行业。

改革开放使中国大陆的市场快速增长,中国国内生产总值从占世界经济1%到现在的15%,仅次于美国的21%,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外汇储备全球第一;世界最大贸易国;世界第一大工业国家和出口加工制造国。迅速发展了中国大陆地区的经济,提高了中国大陆人民的生活水平;为实现中国崛起提供了必要条件。

时间线:
1978年至1984年[编辑]
更多信息: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史
改革开放初期,邓小平、胡耀邦和赵紫阳三人被并称为领导中国走向改革开放的“三驾马车”[4],1978年12月18日至22日中国共产党举行第十一届中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全会否定时任党主席兼总理华国锋提出的“两个凡是”方针,停用“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口号,工作重点改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实行改革开放[5]:237-238。同时,全会还作出了关于加快农业发展的决定;重新审查了中共历史上的一批重大冤假错案,重新评价了一些重要领导人的功过。邓小平在这次会议召开前发表的《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的纲领性讲话中提出:“解放思想是当前的一个重大政治问题。民主是解放思想的重要条件。处理遗留问题为的是向前看。要研究新情况,解决新问题。如果现在再不实行改革,我们的现代化事业和社会主义事业就会被葬送。要允许一部分地区、一部分企业、一部分工人农民,由于辛勤努力成绩大而收入先多一些,生活先好起来。这是一个大政策。”[6][7]:278十一届三中全会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开端,此次全会以后,中国党和政府开始实行改革开放政策。
1979年,全国农村逐步开始实行以家庭联产承包为主的责任制,即“分田包产到户,自负盈亏”[5]:315-316。
邓小平的首项改革措施在被全球许多共产党长期忽视的农业领域率先展开。在1970年代后期,食品的供应和生产非常缺乏,政府人员甚至认为于大跃进时期导致数百万人死亡的三年困难时期可能会再度出现[8]:8。邓小平反对实行农业集体化,他坚持强调的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将人民公社的集体土地划给了农民。在新政策的保护下,只要将合同规定的部分粮食缴纳给政府,农民就可以正式管理他们自己的土地[9]:355。这一举措使得1975年至1985年期间的农产量增加了25%,为其他领域的私有化创造了先例[9]:355。与苏联经济改革时自上而下的模式相比,邓小平改革时自下而上的方法被认作中国经济成功转型的重要因素[10]。
为了提高生产效率,城市工业的改革也开始实行。政府引入了价格双轨制:1979年国有企业改革展开后,即便超过了计划配额,国有制工业依旧可以按照计划和市场的双重价格销售商品,这一措施解决了毛泽东时代的经济短缺。此外,于20世纪80年代开始实行的工业责任制允许个人或团体通过合约管理企业,这进一步促进了国有企业的发展。被中国共产党收购的私营企业首次被允许经营,它们在工业产出中所占的比例逐渐升高[8]:10。价格的灵活性业有所提高,服务业规模扩大[8]:11。

深圳,改革开放中最为成功的城市和经济特区之一,它因发展迅猛而被称为“一夜崛起之城”,其发展速度被称为“深圳速度”
自国民党时代以来,中国首次开放了外商直接投资。邓小平为外国投资设立了一系列经济特区。与其他地区相比,阻碍经济增长的官僚法规和干预措施对这些特区的影响相对较小,这些经济特区因此相对自由。这些地区成为了国民经济增长的引擎[8]:11。经济特区的数量与规模持续扩大。1979年7月15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决定在深圳、珠海、汕头和厦门试办经济特区[11]:13,此后中国政府创办了更多的特区。


1984年至1989年[编辑]

本章节可能使用了不合适的列表式记述。请协助将其改为散文式叙述以利读者获得更完整的讯息。
角色介绍应按时间或关联性编排成数个较长的文章段落;作品列表适合项目列举;年表介于二者之间,例如:化学年表。此外的列举资料应该编写成散文体以符合维基百科质量标准。
此期间,改革进程进一步加快。政府在经济领域开放了更多地区:1984年5月4日,第七届全国人大第一次会议通过了设立海南省、建立海南岛经济特区的决议;中共中央批转沿海部分城市座谈会会议纪要,决定进一步开放14个沿海港口城市。1985年2月18日,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决定在长江三角洲、珠江三角洲和闽南金三角开辟沿海经济开放区。1988年3月18日,国务院进一步扩大了沿海经济开放区的范围,决定将杭州、南京、沈阳等140个市、县划入经济开放区。

香港回归纪念塔
1984年6月22日、23日,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主任邓小平会见香港工商界访京团和香港知名人士钟士元等谈话时指出“一个国家,两种制度”的设想,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内实行社会主义制度,香港实行资本主义制度。
1985年5月23日至6月6日,中共中央军委扩大会议召开,中国城市改革自此全面展开,重点是国有企业的改革;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宣布实行百万大裁军,改革开放初期军队建设要服从国家经济建设大局的路线,军队和军人在中国社会的地位有所降低。
1986年4月,第六届全国人大第四次会议批准国务院制定的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七五”计划,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外资企业法》。11月18日,中共中央、国务院转发《高技术研究发展计划纲要》。高技术研究发展计划又称“八六三”计划。《纲要》确定了7个领域中的15个主题项目,作为今后发展高技术的重点。12月2日六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18次会议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试行)》。

赵紫阳,改革开放经济政策和政治改革的关键角色之一
1987年5月12日,邓小平会见荷兰首相吕德·吕贝尔斯,谈及《改革开放使中国真正活跃起来》[12]:234-235。10月25日至11月1日举行中国共产党第十三次全国代表大会,政治报告指出:“由于‘左’的积习很深,由于改革开放的阻力主要来自这种积习,所以从总体上说,克服僵化思想是相当长时期的主要任务。”[13]:16代总书记赵紫阳做《沿着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前进》的报告。报告阐述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提出了中共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的基本路线,制定了到下世纪中叶分三步走、实现现代化的发展战略,并提出了政治体制改革的任务。
此期间的一个显着的发展是国家控制权力下放,让当地省级领导人尝试如何促进经济的增长和国有企业的私有化。名义上由地方政府控制的私人乡镇企业开始以牺牲国有部门为代价获得市场份额。
与此同时,通货膨胀在1985年、1988年和1992年成为问题[14]:105。另一方面,私营化在1992年以后开始加速,私营部门在GDP中所占的百分比也在上升。中国政府对民营经济的认识也在逐步深入:1984年和1988年时,中国政府将它称为国家部门的“补充”;但到了1999年,它被定为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8]:19。




市场经济(英语:market economy),亦称资本主义经济或者自由企业经济[1],是人类协作的扩展秩序。其特色是私人拥有资本财产(生产资料),且投资活动是由个人决策左右,而非由国家所控制[2][3][4] 。借着雇佣或劳动的手段以生产资料创造利润。商品和服务借由货币在自由市场里流通。投资的决定由私人进行,生产和销售主要由公司和工商业控制并互相竞争。一般普遍认为市场经济在西方世界的封建制度崩坏之后成为了最主要的经济模式[5]。
理论上,市场经济是自由的经济、公平的经济、产权明晰的文明经济。但实际上,纯粹的市场经济因具有盲目性、自发性等弱点,在实际操作中显示出缺陷,这需要科学的宏观调控来解决中立性有争议的作品[中立性 有争议]。

严格意义上,目前世界上并没有市场完全自由的国家存在。不过,这一词并非经常用于如此绝对的形容上,比如很少人会支持一个生化武器能够自由交易的“自由市场”。更确切地说,自由市场是一个政府的功能仅限于保护人权利及稳定环境的体制,好让市场机制能顺利运行。资本主义国家并不等于绝对的自由市场,即使是普遍被社会主义国家宣传为代表资本主义的国家—美国,也对市场施加一定的管制。依据经济自由度指数,世界上也有一些比美国市场管制更少的地区,例如香港。完全的自由市场也与无政府状态结合,因为一些人认为自由市场便意味着政府的不存在。然而只有极少数支持所谓自由市场的学者会支持废除政府,亚当·斯密和米尔顿·弗里德曼都认为政府应该扮演一定的角色—不过必须限制其权力,英国著名自由主义学者大卫.休谟也认为政府的存在是由人民出于自愿签订的契约所合理化的。大多数支持市场经济的学者都认为政府应该尽可能的被限制:运作一个司法体制以解决争议、维持货币的稳定(对抗通货膨胀)、保护市场竞争和消费、并维持一支常备军以保护国家。大部分学者认为政府支援的道路、学校、邮局、图书馆、警察局、和消防局是必要而且有助于维护市场运作的机构,但一些学者则认为市场能够自行解决这些外部性问题。

在市场失灵或外部性的例子中,负面的外部性包括了垄断、公共利益的缺乏、以及社会的不均等如极端贫穷的出现。市场失灵是因为市场无法透过价格机制取得正确和足够的资讯所造成的。举例而言,目前市场上并没有任何管道能够了解污染对于社会所造成的危害和其代价。一些人认为这些失灵代表政府必须进行有限的干预。
米尔顿·弗里德曼认为许多的市场失灵能够借由情报的公开而解决,而不是透过政府控制的途径。情报的公开并不代表政府会真的去管制商业的运作,而是代表情报的公开能使市场依据消费者所提供的价格决定采取怎样的动作。
弗里德曼也主张污染能够经由“执照”来解决污染的外部性。借由允许公众贩卖解决污染的执照,解决污染成为了一种行业,市场便能针对污染的损害提出一个价格。他相信这种政府“管制”能提供资讯更为流动的环境,而不是对市场隐瞒这些资讯。如果人们真的在意空气污染,那这项情报将能流入市场,公司便能对此作出反应保护环境以赚取利润。
弗里德曼相信政府能够扮演修正市场外部性的角色—只要政府是帮助情报的传送而不是去掩盖它。

市场经济也有可能存在政府的干预。市场经济与计划经济最主要的差异并不在于政府影响程度的大小,而是在于政府的影响力是否会用于强迫性阻碍私人的决定上。打个比方,在市场经济里,如果政府需要更多钢铁,那政府会收取税赋并以市场价格买入钢铁。而在计划经济里,政府只需要强制性下令生产钢铁、并且依据法令设立价格便能取得钢铁。结合了中央计划经济和市场机制的经济体制则被称为混合经济。德国的社会市场经济便是混合经济的例子之一。
政府在市场经济上究竟应扮演何种角色依然是争论的话题。大多数市场经济的支持者认为政府有着保护和执行基本法规的正当性。更多的争论聚焦于政府在指引经济和处理市场不平等上应该扮演多大的角色。举例而言,贸易保护主义的关税、中央银行的利率、和社会福利计划一直都是争论的焦点。
米尔顿·弗里德曼与其他许多微观经济学家认为,过多的政府干預和管制将会造成市场情报的传送被阻挠甚至停止,而使市场无法正常运作,他认为这样将会造成许多严重的政府外部性问题如通货膨胀、衰退、和萧条。米尔顿·弗里德曼认为大萧条其实是由政府制造的外部性所引发的。但今天大部分经济学家研究表明大萧条的问题主要是来源于政府货币供给在贷款危机来临时刺激供给不足所导致的,正是当时的保守派总统柯立芝让美联储干预的不够导致了这次大危机。

如果某种资源是有限的,而浪费行为产生,那么资源就会被消耗殆尽。在一个自由市场经济里并没有机制能够确保有限的资源被最正确地使用。这并非市场经济遭受的唯一批评。
不过,自由市场经济可能可以自行建立起一套更具机能的市场,以保证对于生命的需求 —— 如清净的空气、水、肥沃的土地、和更稳定的气候能够永续存在。这种机能可以借由更精密的市场工具所产生。同时,对于自由市场经济一直存在的一个逻辑谬误是:目前的市场经济便代表人类生产潜力的规模。但实际上自由市场经济的进步是持续进行的。但要实现真正的而不是名义上的市场经济还有一个关键的要素即政府积极用公权力消除干预、禁止贸易的垄断托拉斯。

计划经济(英语:Planned economy),又称统治经济或指令型经济,是一种经济体制,在这种体系下,国家在生产、资源分配以及消费等各方面,都是由政府事先进行计划。“指令型经济”通常和计划经济用法相同,但是详加区分的话,指令型经济是指生产工具公有的经济体制。所以指令型经济必定是计划经济,但计划经济却不必然为指令型经济。 (英语:Planned economy),又称统治经济或指令型经济,是一种经济体制,在这种体系下,国家在生产、资源分配以及消费等各方面,都是由政府事先进行计划。“指令型经济”通常和计划经济用法相同,但是详加区分的话,指令型经济是指生产工具公有的经济体制。所以指令型经济必定是计划经济,但计划经济却不必然为指令型经济。

时至今日,世界上的经济体系大多是市场经济体系和混合经济体系。但仍有部分国家如古巴(现已宣布进入市场化的改革)、朝鲜、委内瑞拉、老挝采用计划经济。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非暴力沟通

《元认知》大卫·迪绍夫 术语表

《少有人走的路》摘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