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一月, 2019的博文

李狗嗨(Legal High)剧评

图片
别太自恋,我们不是神,只是区区律师,不可能知道真相的。
不败“人渣”古美门 李狗嗨(Legal High)的字面意思是“法律至上”,中文译名为“胜者即正义”。不同于主角义薄云天的常见律法片,李狗嗨中的主人公古美门私生活混乱、“道德败坏”,自称“拿钱即可办事”。然而他还真的持有“不败战绩”,哪怕在第二季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失败危机,都凭着过硬的专业能力与“江湖坑蒙之术”力挽狂澜,最终夺回了全胜之冕。

但凡行为另类的人,心中一定有一套不同于常人的理念。随着剧情的进展,古美门的种种“冷血”行为最终都体现出了一种“先知”属性,许多意料之外而情理之中的观点更是层层递进地推动了剧情的进展。若要概括古美门的核心信念,第一就是面对案件时保存绝对理性,第二是面对委托时保证绝对敬业。剧中台词有云:

      - 别太自恋,我们不是神,只是区区律师,不可能知道真相的。
      - 既然这样,那我们该相信什么呢?       - 自己去找!
      - 为委托人的利益全身而战。

      - 我们不是神,包括我在内,我们不过是愚蠢、感情用事、不断犯错的再渺小不过的生物而已,同是这样的凡人,能够判决别人吗?不能!因此代替我们法律来做判决,不管多么可疑,不管多么可憎,不带任何感情,只根据法律和证据来判决,这才是我们人类经过悠久历史而得到的,法治国家这一无比珍贵的财产。


但是不论专业能力再强,古美门的“拜金主义”与购置奢侈品可能还可以归结为“一般人无法理解的促进国家经济发展与时代进步的高雅爱好”(源自于古美门的自辩台词),但他私生活混乱这一点不论如何都没法洗白。另外,他为达成目的而不择手段的态度本身也让人难以尊重,而且他平时的毒舌也已经超出了“黑色幽默”的界限,成了一种性格问题。这点可能和他的童年阴影密切相关——他在童年时就没有得到过父亲的赞美与欣赏,相反的却是各种贬低之词(略显套路的严父设定)。因此古美门从小就没学到赞美别人的方式,甚至不觉得赞美有什么意义。对古美门而言,他想必也深知自己的性格弱点,之所以还是摆出一副混世姿态,应该就是他“仔细考虑过后果”(参照服部叔的经典台词)的结果吧。另一方面,与其深究角色的性格成因,不如认真思考其中编剧所表达内涵,毕竟剧情本身也有为达到情节效果而刻意设定的成分在内。




“晨间剧女主”真知子 作为一部剧作,角色之间就势必存在冲突。在李狗嗨中,如果…

谈学习与习惯

世界永恒的奥秘在于其可理解性。——爱因斯坦
昨天在知乎看到一篇文章:我们为什么要努力学习,文中提到的“可坚信感”引人深思:如过我们连所看到、所想到的都没法相信,那还怎么去做决定、怎么生存下去?我们所看到的一切,都潜意识加工后呈现的。随着个人经验的丰富、认知水平的提升,潜意识对原始图像的加工方式也会随着变化。从这个角度来说,所谓学习者,不仅仅增加了相应领域的知识储备;它更塑造了人的神经模型。

实际上,根据《重塑大脑,重塑人生》一书中“神经可塑性”的观点,一种行为只需要重复一个月,就会给大脑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套用威廉·詹姆斯的话说:"上帝可能原谅我们所犯的错,可我们自己的神经系统却不会原谅。"

习惯的改变与否与意志力的强弱之间并非简单的因果关系。习惯的养成实际上更取决于认知与信念。在执行信念的过程中,观念与现实的差距不断消耗着意志力——没有差距,就不需要意志力。

所谓意志力强大的人,并非单纯的多么能忍耐苦难;相反,他们会主动规避任何不必要的忍耐,规避任何无意义的努力。他们之所以可以忍耐,是因为他们很清楚这些代价是必要的,没有任何规避的可能;在这种认知之下,他会调低自己对现实的期待,挫败便更少损耗耐心,因此做这件事对意志力的消耗就在可控的范围内。在这幅图景的描绘中,所谓发生的事件并不是最重要的,事情本身没有好坏之分,重要的是它带来了怎样的精神反应。

在阅读文章与搜集信息时,知识的深度与可理解性形成了悖论:内涵过深则容易囿于个人经验以至于外人无感,通俗却导致长篇大论而让人疲惫。所以学科需要术语,科学需要公式,深刻的规律往往有着简单的表达形式。如爱因斯坦所言:“科学之所以值得追求,是因为它揭示了自然界的美。简单而有序,统一而和谐的自然之美,历来是不少大科学家一生追求的目标。在一定程度上而言,科学家对自然深层次美的领悟和热爱,以及所具备的形而上的审美判断力决定了其研究所能企及的高度。”同时他还说过:“科学是个美妙的东西——如果无需靠它维生的话。”

“假若我不是物理学者,那我可能会是音乐家。我时常会想到音乐。我生活在音乐的白日梦里,我从音乐来看我的生命,……我从音乐里获得生命中最多的快乐。”也许做一个专利局职员,或者管道修理工也是不错的选择。但在现今的世代,一个人的职业往往决定了他在社会上的话语权。龙应台在《我为什么要求你读书》一文中也谈到了这点:“孩子…

新的开始

人生在世必遇患难,如同火星飞腾。
新的博客(注:指 cakipaul.com)开始了,新的一年也开始了。

前段时间爷爷走了,得知消息后我赶回老家参与处理丧事。再度踏入这片梯田与山丘构筑的土地,童年懵懂时的新奇感早已被解构得支离破碎,生活之彻骨如同无缝不钻的寒风,须再添两件外衣加三双袜子才能稍加缓解。

老院的石榴树上还挂着几个干瘪了的果子,自从奶奶离了人世、爷爷年愈耄耋,老院便再无人打理。几年前火灾烧的窟窿还留在炊房屋顶,屋内也尘埃堆积。也正因无人打扫,里屋墙上十几年前的陈迹才被保留了下来。童年时每逢过年回老家时所住的房间也与当年一般模样,只是床铺柜子之类的家具早已被清空。居中的客厅墙上还贴着我小学时画的蜡笔画,那是盘在一张一开描图纸上的龙,画纸的左上角向下耷拉着,纸面也已泛黄褪色了。

亲人们的面孔熟悉又陌生,除去矫情仔细想来,所谓的“无知”,在某种角度上来讲也是一种保护。“将事隐秘,乃神的荣耀;将事查清,乃君王的荣耀。”随意又腼腆、推诿又巧滑的人际关系,善良中带着勾心斗角, 内心得意洋洋的通透人士也难免活在巨大的限制中。所谓时代局限,地域局限,阶级局限,被展开铺成一排,赤裸裸地暴露在现实的聚光灯之下。再难想象这片号称神舟的土地上,那些更贫穷的几千万人,靠着日均八块的收入,又活在怎样的光景之中。

信息时代的信息不对称已经不再是客观上的资源匮乏,而是主观上的缺乏鉴别力。而这种鉴别能力的匮乏,不仅有个人独立思考能力的缺陷,更是与时代的筛选作用息息相关。诈骗与虚假宣传之所以能扎根网络肆意生长,正是因为有相应的文化所提供的土壤。所谓存在即合理,可怜之人必有可悲之处,贫穷所滋生的自我悲悯与狭隘情怀像是某种认知基因,一并代代相传。

物是与人非,从吸收到批判,从愤慨到接纳,再到奇异的情感复合体,人类一代又一代波澜壮阔的传承、繁衍,深邃难测的宇宙规律,生活在局中的当事人却往往毫无意识。命运永恒、彻底、完全的公正绝不是愚昧、短见、自大又自恋的人类能轻易理解的,此时顾影自怜与妄自菲薄,彼时自信满满又信誓旦旦。

这是最先进、发达、自由、充满危机与潜力的时代,也是最接近一切存在的尾声的时代。愿平安与更多的人同在。天地至仁,方以万物为刍狗。



更多阅读:

来自知乎“「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这句话厉害在哪里?”问题下的优质回答: [阅读更多]来自知乎“聪明有什么坏处”问题下的优质回答: [阅读更…

2019 元旦

隔壁水果店大声放着音乐,与公路上汽车的呼啸声吵杂在一起。驴肉火烧店的店主阿姨坐在板凳上发呆,店里就我一个人吃着火烧。门外的几只流浪狗发出了几声吠叫,原来是环卫工人动了他们的午餐。新来了几个顾客推门进来,看打扮是附近村里的人,手机大声放着他们喜爱的流行音乐。
回复了亲友们的新年快乐,我一时有些出神,人的悲欢竟如此毫无相干。铁屋的比喻,“迅速除鲁”先生几十年前的见地直到如今也一针见血。阔人家的妖声妖气,穷人家的忍声吞气,最后混在一起的昏天黑地。但处在梦里的人又怎么醒来?活在恐惧里的人又哪来勇气?比饥饿更可怕的是掺了麻药的饱饭。从这个角度来看,他们历代的驯化制度堪称登峰造极。
从曾经每年守着零点发送新年问候,到如今几乎用意念回复消息,我只觉得常常欲言又止。我也不想制造任何不必要的沮丧与悲凉了,医治伤病需要药材、配方与时间,但首先绝不能讳疾忌医。2019,活出人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