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元旦


隔壁水果店大声放着音乐,与公路上汽车的呼啸声吵杂在一起。驴肉火烧店的店主阿姨坐在板凳上发呆,店里就我一个人吃着火烧。门外的几只流浪狗发出了几声吠叫,原来是环卫工人动了他们的午餐。新来了几个顾客推门进来,看打扮是附近村里的人,手机大声放着他们喜爱的流行音乐。

回复了亲友们的新年快乐,我一时有些出神,人的悲欢竟如此毫无相干。铁屋的比喻,“迅速除鲁”先生几十年前的见地直到如今也一针见血。阔人家的妖声妖气,穷人家的忍声吞气,最后混在一起的昏天黑地。但处在梦里的人又怎么醒来?活在恐惧里的人又哪来勇气?比饥饿更可怕的是掺了麻药的饱饭。从这个角度来看,他们历代的驯化制度堪称登峰造极。

从曾经每年守着零点发送新年问候,到如今几乎用意念回复消息,我只觉得常常欲言又止。我也不想制造任何不必要的沮丧与悲凉了,医治伤病需要药材、配方与时间,但首先绝不能讳疾忌医。2019,活出人样。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非暴力沟通

《元认知》大卫·迪绍夫 术语表

《少有人走的路》摘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