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开始

人生在世必遇患难,如同火星飞腾。

新的博客(注:指 cakipaul.com)开始了,新的一年也开始了。

前段时间爷爷走了,得知消息后我赶回老家参与处理丧事。再度踏入这片梯田与山丘构筑的土地,童年懵懂时的新奇感早已被解构得支离破碎,生活之彻骨如同无缝不钻的寒风,须再添两件外衣加三双袜子才能稍加缓解。

老院的石榴树上还挂着几个干瘪了的果子,自从奶奶离了人世、爷爷年愈耄耋,老院便再无人打理。几年前火灾烧的窟窿还留在炊房屋顶,屋内也尘埃堆积。也正因无人打扫,里屋墙上十几年前的陈迹才被保留了下来。童年时每逢过年回老家时所住的房间也与当年一般模样,只是床铺柜子之类的家具早已被清空。居中的客厅墙上还贴着我小学时画的蜡笔画,那是盘在一张一开描图纸上的龙,画纸的左上角向下耷拉着,纸面也已泛黄褪色了。

亲人们的面孔熟悉又陌生,除去矫情仔细想来,所谓的“无知”,在某种角度上来讲也是一种保护。“将事隐秘,乃神的荣耀;将事查清,乃君王的荣耀。”随意又腼腆、推诿又巧滑的人际关系,善良中带着勾心斗角, 内心得意洋洋的通透人士也难免活在巨大的限制中。所谓时代局限,地域局限,阶级局限,被展开铺成一排,赤裸裸地暴露在现实的聚光灯之下。再难想象这片号称神舟的土地上,那些更贫穷的几千万人,靠着日均八块的收入,又活在怎样的光景之中。

信息时代的信息不对称已经不再是客观上的资源匮乏,而是主观上的缺乏鉴别力。而这种鉴别能力的匮乏,不仅有个人独立思考能力的缺陷,更是与时代的筛选作用息息相关。诈骗与虚假宣传之所以能扎根网络肆意生长,正是因为有相应的文化所提供的土壤。所谓存在即合理,可怜之人必有可悲之处,贫穷所滋生的自我悲悯与狭隘情怀像是某种认知基因,一并代代相传。

物是与人非,从吸收到批判,从愤慨到接纳,再到奇异的情感复合体,人类一代又一代波澜壮阔的传承、繁衍,深邃难测的宇宙规律,生活在局中的当事人却往往毫无意识。命运永恒、彻底、完全的公正绝不是愚昧、短见、自大又自恋的人类能轻易理解的,此时顾影自怜与妄自菲薄,彼时自信满满又信誓旦旦。

这是最先进、发达、自由、充满危机与潜力的时代,也是最接近一切存在的尾声的时代。愿平安与更多的人同在。天地至仁,方以万物为刍狗。



更多阅读:

  • 来自知乎“「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这句话厉害在哪里?”问题下的优质回答: [阅读更多]
  • 来自知乎“聪明有什么坏处”问题下的优质回答: [阅读更多]
  • 来自知乎“凤凰男为什么会被很多女孩子鄙视?”问题下一位相关者的回答:[阅读更多]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非暴力沟通

《元认知》大卫·迪绍夫 术语表

《少有人走的路》摘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