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学习与习惯

世界永恒的奥秘在于其可理解性。——爱因斯坦

昨天在知乎看到一篇文章:我们为什么要努力学习,文中提到的“可坚信感”引人深思:如过我们连所看到、所想到的都没法相信,那还怎么去做决定、怎么生存下去?我们所看到的一切,都潜意识加工后呈现的。随着个人经验的丰富、认知水平的提升,潜意识对原始图像的加工方式也会随着变化。从这个角度来说,所谓学习者,不仅仅增加了相应领域的知识储备;它更塑造了人的神经模型。

实际上,根据《重塑大脑,重塑人生》一书中“神经可塑性”的观点,一种行为只需要重复一个月,就会给大脑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套用威廉·詹姆斯的话说:"上帝可能原谅我们所犯的错,可我们自己的神经系统却不会原谅。"

习惯的改变与否与意志力的强弱之间并非简单的因果关系。习惯的养成实际上更取决于认知与信念。在执行信念的过程中,观念与现实的差距不断消耗着意志力——没有差距,就不需要意志力。

所谓意志力强大的人,并非单纯的多么能忍耐苦难;相反,他们会主动规避任何不必要的忍耐,规避任何无意义的努力。他们之所以可以忍耐,是因为他们很清楚这些代价是必要的,没有任何规避的可能;在这种认知之下,他会调低自己对现实的期待,挫败便更少损耗耐心,因此做这件事对意志力的消耗就在可控的范围内。在这幅图景的描绘中,所谓发生的事件并不是最重要的,事情本身没有好坏之分,重要的是它带来了怎样的精神反应。

在阅读文章与搜集信息时,知识的深度与可理解性形成了悖论:内涵过深则容易囿于个人经验以至于外人无感,通俗却导致长篇大论而让人疲惫。所以学科需要术语,科学需要公式,深刻的规律往往有着简单的表达形式。如爱因斯坦所言:“科学之所以值得追求,是因为它揭示了自然界的美。简单而有序,统一而和谐的自然之美,历来是不少大科学家一生追求的目标。在一定程度上而言,科学家对自然深层次美的领悟和热爱,以及所具备的形而上的审美判断力决定了其研究所能企及的高度。”同时他还说过:“科学是个美妙的东西——如果无需靠它维生的话。”

“假若我不是物理学者,那我可能会是音乐家。我时常会想到音乐。我生活在音乐的白日梦里,我从音乐来看我的生命,……我从音乐里获得生命中最多的快乐。”也许做一个专利局职员,或者管道修理工也是不错的选择。但在现今的世代,一个人的职业往往决定了他在社会上的话语权。龙应台在《我为什么要求你读书》一文中也谈到了这点:“孩子,我要求你读书用功,不是因为我要你跟别人比成绩,而是,我希望你将来会拥有选择的权利,选择有意义、有时间的工作,而不是被迫谋生。当你的工作在你心中有意义,你就有成就感。当你的工作给你时间,不剥夺你的生活,你就有尊严。成就感和尊严,给你快乐。”我个人虽然不完全赞同这种观点,但在当下看来,这的确符合国情与现实。

“人生就像骑单车。想保持平衡就得往前走。”——就让生活决定未来吧。



注:本文所引用的名言来自维基语录:维基语录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非暴力沟通

《元认知》大卫·迪绍夫 术语表

《少有人走的路》摘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