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二月, 2019的博文

《流浪地球》短评

图片
我想一位导演的诚意正体现在“克制表达”与“尊重事实”上。
科幻电影作为非常难以驾驭的电影题材,今年春节档的流浪地球可以说是国内影视行业递交的来之不易的答卷。我一直以为以国人的智慧,完全有能力做出世界级的特效:不论是现实级的光影渲染还是恢宏的城市模型,《流浪地球》都做的可圈可点。

庆祝之余冷静来看,《流浪地球》所获得的赞誉也与同行的“衬托”息息相关。严格地说,除了合格的“科幻”,《流浪地球》从“电影”的角度来欣赏就显得单薄了。大刘的原著提供了足够优秀、硬核的世界架构,电影继承了这个架构,但在人物感情刻画上却有牵强之嫌,一些台词水平甚至不如以文笔差而受诟病的大刘。另外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主角光环过于明显,剧情进行中也没有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配乐与桥段。说起来有些苛刻,平心而论这些并非这一部电影的问题,而是几乎可以称作国内电影的通病。复杂的问题往往都存在相应的社会背景,而解决这类复杂问题不仅仅需要导演的努力,更需要所有周边生态的改善;更根本地说,是需要观众品味水平的提升。我想有心的观众们也可以感受到郭导拍摄这部电影时的尽力而为。

总结来讲,《流浪地球》既在国内科幻电影特效制作上有着里程碑的意义,又在艺术性上有着漫漫前路。与其他经典影片相比,不论是同为科幻巨作的《星际穿越》还是艺术纪实电影《辛德勒的名单》,我想一位导演的诚意正体现在“克制表达”与“尊重事实”上,比如去年拍摄的《我不是药神》之所以能口碑爆棚,正是因为整部电影中的感情是自然发生的,不是台词堆砌的;所描述的人性是复杂多面的,不是脸谱化单薄的;解决棘手问题不是靠主角光环,而是真正痛定思痛的努力。这样,观众看完电影后才会真正有所收获,留下属于自己的领悟。

不论如何,看到国内电影的进步还是让人十分振奋,在感谢导演的付出之余,衷心希望国内未来可以在技术与艺术性上取得平衡,拍出兼具观赏性与内涵的真正经典之作。

尼采,尼采

愚昧无知是一切痛苦之源。——尼采
即使放在今天,尼采的思想都颇为时髦。我们或许熟悉了他所呐喊的“上帝已死”,但这话倒底在说什么,却并不像字面上那样明晰。尼采说:“基督教的‘教’字只是一个误解,实际上只有一个基督徒,而他已在十字架上死去了。”这让我想起了甘地所说的:“我喜欢你们的这位基督,但我不喜欢你们的基督教徒。你们的基督教徒是那么不像你们的这位基督。……如果基督徒真正按照圣经里找得到的基督的教导生活,所有的印度人今天都会成为基督徒。”

尼采晚年饱受精神疾病煎熬,他在1889年精神崩溃,之后便在母亲和妹妹的照料下活到1900年去世。痛骂政治正确与圣母婊的是键盘侠,而利索地表达这种情绪并能加以修辞的则是哲学家,后者不仅需要专业的训练,更需要长久观察问题所产生的洞见:“灵魂的下水道——为了洗涤人类那肮脏的灵魂,一定要有下水道才可以。具有这种下水道功能的,对于那些高傲的伪君子而言,就是上帝了。……在所有的禁欲道德里,人把自己的一部分视为神,加以崇拜,因此被迫把其他部分加以恶魔化。”尼采小时大概是能把巧克力融化成屎的样子放在同桌桌洞里的人,但他真的想分享自己生产的巧克力——哪怕自己并不太清楚自己做的巧克力是否卫生,也不确定同桌会不会巧克力过敏;而且巧克力吃的多了可能变胖、龋齿。

尼采的著作有一个特别的用途,就是测试一个人的既有成见:读者可以感受着自己隐秘的立场在脑海中的呐喊。“假使有神,我怎能忍受我不是那神,所以没有神!”——初读这句话时,我只觉得有一点黑色幽默与滑稽;现在再看,不禁细思极恐——这话说得太精到了,饶是我自以为见过许多各样相左的意见,也从未听过如此总结。它就是尼采作为哲学家的文笔的骄傲,敏锐与精炼之间的精妙平衡。我有理由相信尼采有着高度敏感的内省力,以至于常常游离于意识控制力的边缘。看他自己还说过:“当心!他一沉思,就立即准备好了一个谎言。”

他有许多语录都是我想说却没足够技巧来表达的,比如:“要破坏一件事,最刁钻的办法是:故意用歪理为这事辩护。”“对真理而言,信服比流言更危险。”“在认识一切事物之后,人才能认识自己,因为事物仅仅是人的界限。”“一个人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活,就可以忍受任何一种生活。”等等,这也是我为什么自认为能够略微理解他,只是师承叔本华的尼采在实现自我意志与批判表象的道路上走的更远更远。

尼采语录中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是这句:“自由的保证是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