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理性


在面对第一印象带来的否定感时,如果不能停止论断、定睛观察、发现合理性,就只能在自己的幻想中理解别人。

我们的确可以用“天赋”或“运气”来形容许多命定的事——当一件事中的不可控因素对目标产生了决定性作用时,我们就可以称这件事的结果是命运决定的。追根溯源地说,父辈为我们遗留了太多的“命中注定”。

自由意志与机械主义下的预定论如同光的波粒二象性般存在——“光”是好的,矛盾作为超越逻辑的存在并不能直观捕获,真正决定事件结局并在时间节点上定格其存在的乃是“观察者”。

星宿、地与海是好的,柔嫩的绿草地、各样包着核的果子与菜蔬是好的,地上的动物、天上的飞鸟并海里的鱼都是好的,昆虫与看不见的活物是好的,人手所做灵巧的工是好的,在日光下劳作与安息都是好的,但人心比万物都诡诈,坏到极处,谁能识透呢?

人不制伏自己的心,好像毁坏的城邑,没有墙垣。不轻易发怒的,胜过勇士;治服己心的,强如取城。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非暴力沟通

《元认知》大卫·迪绍夫 术语表

《少有人走的路》摘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