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断、亚文化、表象与实在


富人穷人同在世上相遇,却活的两种生活;又有各种衣装亮丽的人,宣扬着自己的成功学乃至深信不疑,却是建立在大多数人的卑微之上。我又想或许这就是社会达尔文主义,弱者没有话语权,其中的确存在内在合理性。我便思想有没有可能有种更和谐的模式,或者说人性中的缺损就注定了悲剧的诞生。原来许多重要的事,不论财富还是感情,都是真的好东西,但不仅有少数人的诡计与虚伪破坏了公共信任,每个人的认知差异与自以为也制造了互相的折磨,而这些又总在华丽的伪装之下,以至于明面一片大好,背地压力重重。

我知道世界有太多值得享受的东西,有美景与美好的人,美食与美善的各种玩意儿,沉浸其中时可以感到忘我与快乐,但多有欲望就多有落空。并且我几乎眼睁睁地看着各种出于愚昧、贪婪、羞耻、愤怒、嫉妒等等的悲剧的发生,并且就发生在周围的人身上。

于是我想最强莫如吃喝快乐,做想做的就好。首先要重审的就是旧道德——重审一切肤浅的、形式的、悖理性的琐杂之事。而一种思潮的开始往往以极端的形式展露萌芽,而最开始以一种情感发酵出来。比如几年前直到今天的丧文化,还有与之并列的企业狼性文化,荒诞抽象文化,怪诞土味文化等等,这都算是分化的开始。同时发生的是关于各种新思潮与个人主义崛起的辩论,在微博、知乎、论坛与弹幕视频网等各样平台展开,这可能就是信息时代下的全民平行心智洗礼。

孙笑川,雄鹰高飞,giao哥,药水,寒王,另类人设下的草根网红代表了不同的价值群体——这种人、这类奔放的情绪表达一直都是有的,他们之所以能在这个时间节点火起来,意味着社会意识达到了这个节点,而极端的表达方式与手段只能说明这种情绪压抑了太久。在撕逼与鄙视链中,人们逐渐理解到了网红不过是人设,公开的表达在某种意义上都是宣传,而最根本的、网络上的硬通货、衡量一切观点价值的标准就是流量——流量就代表了有人在乎:人们不会反对不重要的东西。历史告诉我们人们还是猎奇的生物,被藐视的观点往往借由极端的表达形式存在才能引起人们的注意。

表象可以帮助我们快速建立第一印象,这是因为本质并不容易被轻易把握。在每种事物、事件的理解层级中,我想大都需要经历“去表象化”的阶段,然后重新回归。仔细想来,我曾经也经常自以为是地进行论断,虽然我一直告诉自己不要论断,但最难规避的论断可能就是习以为常的观念带来的下意识反应,这种本能性的判断可以帮助我树立第一印象,同时保护我的世界观与信念完整性。直到我在有差不多的能力来主动维持个人信念后,我便尝试着去观察、理解曾经最不怎么理睬、也不在意的各类人群、文化,原来人真的是,知足就是大福。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非暴力沟通

《元认知》大卫·迪绍夫 术语表

《少有人走的路》摘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