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罗门、规律与真实


自从我定意察究以色列家智慧的言语已是第六个年头。我以所罗门的箴言为珍宝,也为此而叹息,因为他既多加了智慧,就必多有忧伤。我又想,他在活着的时候,也因心中所存的期待,得了我这后人的敬仰为安慰。我就称赞那知足的人,他们以手中的善工为乐,日子足数便得享安息。

我专心用虚心与诚实查考所罗门的言语,乃知他已饱享世人以为美好的诸事。论权柄,他是以色列的王,是中东最强盛的,有外邦多国的供奉;论财富,他以金子建立圣殿,其中银铜不可计数,另有美好的葡萄园与大量的仆俾环绕王宫;论情欲口腹,他有佳美的妃嫔与各国的美味,凡他心所喜爱的,他没有禁止不享受的。他为自己积蓄金银和君王的财宝,并各省的财宝;又得唱歌的男女和世人所喜爱的物,并许多的妃嫔,饱享了自己在地上劳碌所得的份。

他日见昌盛,胜过以前在耶路撒冷的众人。但他的智慧仍然存留。他以智慧引导自己,并专心察明智慧、狂妄和愚昧,却终以此为虚空,为捕风。嬉笑不是狂妄吗?喜乐又有何功效呢?人的劳碌都为口腹,心里却不知足。这样看来,智慧人比愚昧人有什么长处呢?穷人在众人面前知道如何行,有什么长处呢?人一生虚度的日子,就如影儿经过;谁知道什么与他有益呢?谁能告诉他身后在日光之下有什么事呢?

有义人行义,反致灭亡;有恶人行恶,倒享长寿。这都是我在虚度之日中所见过的。不要行义过分,也不要过于自逞智慧,何必自取败亡呢?不要行恶过分,也不要为人愚昧,何必不到期而死呢?你持守这个为美,那个也不要松手;因为敬畏神的人,必从这两样出来。

世上有一件虚空的事,就是义人所遭遇的,反照恶人所行的;又有恶人所遭遇的,反照义人所行的。我说,这也是虚空。我就称赞快乐,原来人在日光之下,莫强如吃喝快乐,因为他在日光之下,神赐他一生的年日,要从劳碌中时常享受所得的。我专心求智慧,要看世上所作的。我就看明神一切的作为,知道人查不出日光之下所作的事;任凭他费多少力寻查,都查不出来,就是智慧人虽想知道,也是查不出来。

在日光之下所行的一切事上,有一件祸患,就是众人所遭遇的都是一样,并且世人的心充满了恶。活着的时候心里狂妄,后来就归死人那里去了。我又转念:见日光之下,快跑的未必能赢,力战的未必得胜,智慧的未必得粮食,明哲的未必得资财,灵巧的未必得喜悦;所临到众人的,是在乎当时的机会。

少年人哪,你在幼年时当快乐。在幼年的日子,使你的心欢畅,行你心所愿行的,看你眼所爱看的,却要知道,为这一切的事,神必审问你。所以你当从心中除掉愁烦,从肉体克去邪恶,因为一生的开端和幼年之时,都是虚空的。这些事都已听见了,总意就是敬畏神,谨守他的诫命,这是人所当尽的本分。因为人所作的事,连一切隐藏的事,无论是善是恶,神都必审问。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非暴力沟通

《元认知》大卫·迪绍夫 术语表

《少有人走的路》摘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