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拾获一张丢失的身份证引起的思考



雨断断续续的下着,等到晚饭时候正好停住了。于是我们决定除去在离学校西门不远的兰州拉面吃晚饭,同行的还有大颠、栋哥、pr。由于下了一天的雨,地上坑洼处还有不少积水,但比起美味的红烧牛肉盖面,潮湿的不适感便不值一提了。

走在在饭后回宿舍的路上,我突然瞧见地上浅水坑边,躺着一张卡片样的东西。凑近一看,竟是张身份证,主人是为49年出生的老人。这证件正好落在停在路旁汽车的左车轮旁,我便寻思着放在车窗上,或者前车盖上算了。但又不确定这车主就是主人,于是我就站在原地犹豫了几秒。这时同行的几个朋友也留意到此事,大颠嘟囔了句:“还不如没看到呢。”语气中让人摸不清是调侃还是厌烦这种麻烦事。栋哥分析道:“这周围也看不到失主,你就放这车前车盖上得了。”我也不想在这耽误太久,便把这沾着点泥巴的身份证放旁边停着的汽车的前车盖上了。这时pr调侃:“万一车主不是本人,又用这身份证做了啥坏事,你这不就助纣为虐了?”看我没反应,以为我没听清,就又说了一遍。我沉默了一会没回话,看到路边有一辆被拆掉锁的ofo小黄车,便说“看那个ofo所都被撬了”把话题岔开了。

大颠、pr先离开此处往回走了,栋哥等了片刻也跟了上去。我又站了一会,终究还是离开了。我本想问一下周围几家宾馆,有没有登记这个证件的主人来着;或者,可能他就是本地人,那就直接放到就近派出所;最简单的,那就问下周围摆摊的小贩,看看有没有认识的。但这一切都需要花费时间,可能半小时,可能会更多。

我想,这张身份证毕竟长期有效,失主会不会很着急?重办身份证可需要不少时间,任何人丢失身份证都不会因此高兴吧?但为什么当这件事放到别人身上、自己能出一份不算太难的力帮到他时,人们会表现出如此的冷漠?这还是我以为素质比较高的一群人。或许我们潜意识以为这样做白费精力、没有任何好处?

让我略感不适的,是朋友们离去时毫不犹豫的步伐,与故作调侃、实则漠不关心、悲观预期的论调。我又想起几天前自己“白给的一天”,那天我花了几十块钱就得到了美的烤箱、美的电饭煲、加湿器这些全新电器,当我向朋友说起房东和卖家人多么好、有时你主动就会有惊喜时,有人却说我咋就因为一点小恩小惠就这么高兴?似乎是对我“很容易糊弄”而担忧。我当时就没再继续说什么。这类事还有很多,包括当我分享美景时大家冷淡(或滥用调侃)的反应,以及我在群里分享一些认真的干货时的冷漠。

我以为大家已经成年人了,应该懂得分辨坦诚与隐私、恩惠与欺诈、奉献与自保的时机,我以为大家懂得在什么时候调侃、什么时候认真,懂得接纳别人好意并表示感谢、交代自己的不满并坦诚的合适地提出建议,但事实似乎是,很多人在许多原则性的价值分辨上都是感性、随机、模糊、多疑的,甚至是幼稚的。

这不是唯一类型的沟通障碍,我想这就是品味问题。有的人喜欢咸味,有的人喜欢甜味;有的人喜欢同感,有的人喜欢揣摩别人动机;有的人珍惜别人的信任并给与反馈,有的人缺乏理解价值的智慧。

用道理责备聪明人,他就越发爱你;然而责备亵慢人,他必恨你。然而,当这一切道理中的例子具体地变成你身边的人时,人就开始心软了,与其说懦弱,不如说盲目。群众让人盲目——只需要三个人一起走一条路,你就不得不跟上,这就是被裹挟的抉择。

于是在路过一个路口时,我走了另一条岔路。我想安静地思考一下。本来我比他们落后一段的,结果我继续匀速走到两条路交会处时,我赶上了他们。


人的悲喜虽不相同,但也不必觉得别人吵闹。现实是,合群无意义;解释无意义;说明无意义——当你为了某种“统一”、“理解”而试图抹除彼此认知、思维的差异时,讲道理也好、摆证据也罢,都没有什么意义。事后就忘,一切都会恢复常态。人不可被教育。有意义的,乃是发现同类,彼此信任,扩大影响,带动群众。大多人都是普通人。他们需要的不是道理,而是激发;或者说是影响。他们需要感受到自己站在大多数人的一侧。


你要保守己心,胜过保守一切。因为一生的果效,是由心发出的。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非暴力沟通

《元认知》大卫·迪绍夫 术语表

《少有人走的路》摘录